甘肃白银白银区王岘镇雒家滩村
本站网址:
133819.108cun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村干部队伍

民间网络反腐“遇冷” 中纪委从幕后走向台前

发布时间:2014-05-07 09:57:02     阅读:674 举报

    9月9日,两高关于信息网络诽谤等犯罪的司法解释,被一些人理解为给民间网络反腐套上“紧箍咒”。

  近期多个曾参与网络反腐的“大V”被抓。曾风光一时的微博、论坛等平台上网民反腐似乎遇到“寒冬”。

  与此同时,新版中央纪委网站上线,接受网络信访举报是其六项主要功能之一。新浪等门户网站也推出统一的网络举报专区,这个平台上拥有纪检、组织、两高、国土等部门的网络举报入口。网络反腐的正规军渐成“建制”。

  专家认为,在网络反腐上,官方正从“幕后”走向“台前”。

  9月13日,中纪委在其官方网站上贴出公告,欢迎举报“两节”期间公款送礼、公款吃喝等不正之风。这是新版中纪委监察部网站上线后,第一次接受专题举报。

  此前,中纪委没有单独的官网。9月初,整合监察部网站、国家预防腐败局网站等网站之后,新版的中纪委、监察部网站上线。

  中纪委常委、秘书长崔少鹏介绍,王岐山到了中纪委之后,提出打造新网站,把五网合一网。

  新举

  中纪委邀网民举报

  新版中纪委网站有六项主要功能,接受网络信访举报是其中之一。

  网站主页突出了“信访举报”,设置了“举报指南”、“我要举报”、“举报查询”、“其他举报网站”、“举报方式”五个“菜单”。

  其中,“举报指南”主要介绍处理举报的流程和办法。点击“我要举报”,可以直接向中纪委举报,也可以向各地纪委举报。

  在中纪委网站上举报,可实名,也可匿名。对提供真实姓名和准确联系方式的实名举报,中纪委将优先办理和回复。

  通过该网站举报的举报人,能得到一个查询码,用它可查询举报的受理情况,这个查询码是唯一的。

  在北京大学教授姜明安看来,这是举报制度的变革之举。以往举报人无法得知案件是否受理,现在可以“直接监督”。

  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一再表达对网上声音的关注。去年11月30日,王岐山组织座谈会,表示“网上的舆论,包括骂声都要听”。

  9月2日,王岐山到这个新网站调研时提到,要架起与群众沟通的桥梁。“网站是前台,支撑是后台”。

  崔少鹏认为,最大最硬的后台,是人民群众,是广大网友。

  “在当下社会,反腐已经成为一种超越不同阶层的社会共识。”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说。


背景

  网民反腐“官不聊生”

  在官方反腐网络体系形成前,以微博等为代表的民间网络反腐显出强大“火力”。

  近日受审的“表叔”杨达才、“房叔”蔡彬,被认为是民间网络反腐的最新成果。

  杨达才原为陕西省安监局局长。去年8月26日,杨在一起特大交通事故现场被拍到笑容满面,相关截图发于微博。随后,人肉搜索出杨达才拥有10余块手表。

  不到一个月,陕西省纪委发布消息称,杨达才因严重违纪被撤职。

  民间的网络反腐,早在2008年开始引起轰动。

  这一年的12月10日,时任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长周久耕因为发表“雷语”,引发“人肉搜索”。后发现周久耕抽“九五至尊”香烟,戴“江诗丹顿”手表,亲属涉足地产。18天后,周久耕被免职,2009年10月,周被判刑11年。

  这一案例的成功,引发网民反腐热情。民间网络反腐逐渐形成模式:网友贴出举报线索,更多网民人肉搜索,传统媒体跟进,有关部门介入,官员落马。

  新京报记者统计,2012年11月至年底,至少有8名官员因网络举报或曝光涉贪被调查或处理。

  中国社会科学院2013年6月25日发布报告称,近3年,每年通过新媒体曝光反腐舆情事件数量已超传统媒体。

  一项在线调查显示,公众最愿意参与反腐的渠道,排在首位的是“网络曝光”,占总票数的75.5%。

  “网络反腐热,反映的是线下正常举报渠道还不够畅通,一些正常举报得不到及时反馈。”马怀德告诉记者。

  民间网络反腐,影响了官场的生态。

  河北一位县长描述了“官不聊生”的状态:公开会议上,为防止被拍照,要把烟、酒装在别的容器里,开会要摘表,以免照片流出。

  弊端

  “躺枪”不可控

  “民间网络反腐”的威力也呈现出“不可控”的一面。

  2013年5月,“副区长贪污20亿”的网帖引爆舆论。该网帖说,上海市某区副区长拥有住房60多套,贪污20多个亿,还有十多个情妇。

  3个月后,这个网帖的作者傅学胜被上海警方抓获,他承认,网帖是捏造的,他本来要攻击的是另一个人,在网上没有搜到照片,才选择了这个副区长。

  “一个危言耸听的假信息能让官员身败名裂。在事实查清后,即使你发几十上百个更正帖,也很难真正消除影响。”马怀德说。

  同期被抓的还有周禄宝。他曾经参与多起“网上反腐”事件,一度被视为“反腐斗士”。2013年8月,他因为涉嫌敲诈勒索被警方抓获。

  “躺着中枪”的,还有广州市民李芸卿。去年,她被曝拥有多套房产,并迅速被冠以“房婶”标签。广州市纪委调查发现,李芸卿是一名退休工程师,非领导干部,收入来源合法。

  在反腐专家、中央党校教授林喆看来,网络上经常使用的人肉搜索式的反腐模式,容易伤及无辜。

  而实际上,网民反腐,贡献并没有想象中大。

  记者粗略统计,2008年至2012年,通过网友论坛、微博举报从而引发较大关注的案件有50件左右;而同期中纪委监察部则收到网络举报30.1万件次。

  “经济领域等隐蔽的深层腐败,是民间反腐难以触及的‘盲点’。”马怀德说。

  反腐线索引发关注并不容易。记者接触的一个举报人说,他的举报有凭有据,但因没有噱头,一直炒不起来。

规范

  司法解释和“紧箍咒”

  9月9日,两高出台的新司法解释规定,捏造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,或者编造虚假信息,在信息网络上散布,可能要被追究诽谤罪或者寻衅滋事罪。

  近期多个曾参与网络反腐的“大V”被抓,引发网民对通过微博等社交媒体反腐前景的担忧。

  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孙军工希望打消公众对“打压网络反腐”的疑虑。

  他说,网民利用信息网络进行网络反腐,对反腐倡廉工作发挥了积极作用,即使检举、揭发的部分内容失实,只要不是故意捏造事实诽谤他人,或者不属明知是捏造的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而在信息网络上散布的,就不应以诽谤罪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任建明也表示,从目前的情况看,警方打击的重点是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造谣传谣等行为,这与打击网络反腐举报没有直接关联。

  不少网民仍然心有顾虑,认为这个司法解释至少是“大大提高了网络举报的准确性要求”。在马怀德看来,诬告、误伤、传播虚假信息甚至谣言,是网络反腐很难避免的缺陷。

  马怀德认为,不能因为要规范而影响了网络反腐的活力,除非有确切证据,应该慎用删帖、禁言等手段。

  期待

  王岐山寄语“要有后劲”

  “离中南海最近的是网络。”这是原株洲纪委书记杨平对网络监督的感受。他被称为“中国网络反腐第一人”,2008年,他在论坛上实名注册,接受网络举报。

  同年8月,他推动株洲市纪委在公共论坛上建立“网络反腐中心”,在市纪委、监察局网站上开辟举报信箱。网络反腐在株洲掀起“风暴”。随后,其他省市效仿。

  中央层面,网络举报试水更早。

  最高人民检察院2003年建立网络举报平台,两年后,中纪委、监察部公布中央纪委信访室、监察部举报中心的网址。网上举报被纳入官方权威反腐渠道。

  中组部、最高法院、国土资源部、环保部等机构也都开设网络举报平台。

  2009年,中纪委开通12388举报网站、最高检开通12309举报网站。据统计,网络举报网站开通后,举报数量翻倍增长。

  崔少鹏透露,待条件成熟,中纪委网站还将开通官方微博、微信。

  在姜明安看来,这不仅是反腐举报工作的创新,还意味着中纪委正在从“幕后”走向“前台”,更为透明。

  新版网站的上线与2013年4月的12388网络举报网站“升级版”,都被视为王岐山新思路的体现。任建明说,王岐山多次提到纪检监察要与互联网结合。

  “官方网络反腐的优势在于专业性,民间网络反腐的优势是快速、透明和监督。”任建明告诉记者,能不能让公众信任,最主要的是在举报后反腐机构的惩治能否及时有效。

  王岐山对中纪委的新网站寄予了很大期待。他告诉网站的工作人员,你们的网站一定不要鸡窝子气,没有后劲。就像开采油田一样,觉得这个地方有油,然后一下子打下去,结果喷一下油就没了。(刘一丁 邢世伟)